无法分手的恋爱

时间:2020-07-13

皮皮是个喜欢旅行的女孩,喜欢的程度超出一般人的忍受程度。

所谓的「忍受程度」是指「如果她是你的另一半」这样的标準来衡量。

她不是一般的上班族,收入来自有一搭没一搭的案子所以时间运用自如,每存够了一笔旅费,就会义无反顾的往世界地图的下一个目标飞去。

这个世界也没你想像的那幺不公平,每个的人一天都是24小时、1440分钟、86400秒。

如果你羡慕她的自由自在,那是因为她用自由支配的时间交换了薪水固定入帐的安全感、她用精神享受交换了物欲满足。

更别提,她还用尽情旅行的幸福交换了可能恋爱的机会。

看起来潇洒的她心中也不是没有个牵挂的对象。

跟男人认识了很久很久,久到皮皮自己都不记得到底几年了。但,认识了几年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男人懂她。

男人懂她不能够忍受被拘束,从来不开口为难她,要她配合自己的人生。

男人懂她热爱旅行,总听她说沿途的故事,看着她满足的笑脸跟着微笑。

他们之间也不是没有想过要进一步,但男人不催促、她不想面对,两个人就这样不愠不火、维持着一定距离的继续牵绊着。

「这样其实挺好的。」她想。

她就这样不太负责任的享受着男人给的任性,与自己放不掉的自由。

五月是个适合旅行的季节,这一次她要出发去尼泊尔。

出发前,男人找她碰面,不爱健行的他难得陪她走了一段登山步道。

那天的天气热到像夏天,连天空也染上了地中海特有的墨蓝。远眺着脚下的台北盆地,男人隔外的沈默。

两人言不及义的聊了一个上午,沈浸在即将出发的兴奋中皮皮也没有多想。

 无法分手的恋爱

去到尼泊尔的第五天,在脸书上皮皮看见一位他们共同的朋友去参加一场婚礼,还PO出一张张欢乐的、喜气的大合照。

起初不以为意,后来在一张制式的送客合照里,皮皮这才发现了男人是这场婚礼的主角。

那是他的婚礼,而他居然没有亲口告诉自己。

到底是什幺时候发生的,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时候,他牵起了另一个人的手。

到底是什幺时候开始的,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他生命中,而这样的「喜事」他居然只字未提。

为什幺不说,是说不出口吗?还是怕伤害我?

说不上来是愤怒还是伤心?

接下来15天的旅程皮皮在文化冲击,与混乱交错的情绪中结束了。

回到台湾,皮皮一个人回家恍惚中按下了墙壁上的防盗警报器,一秒不到的时间警铃大作。

刺耳的铃声贯穿了三十坪大小的空间,她以为会有保全破门而入、也想好了怎幺跟对方道歉说是自己不小心误触了警报器。

但是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什幺事都没有发生。

也就是说如果刚刚真的有紧急状况发生,就算按了警报器也不会有人来救她。

想到这里,她终于崩溃大哭,这场崩溃来得有点晚,距离男人的婚礼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。

男人之于她就像警报器之于这个家,以为确实的拥有着却一点作用也没有。

她没办法光明正大的难过或憔悴,他们从来没有牵过手更无法谈分手。

原来让她安居的小窝其实一点也不安全,警报器是在的,只是不会有作用。

她一直以为不管自己飞出去了多久、飞了多远,当她累了、想回来的时候男人总是会在的。

但,从来没有人提醒过她,天会荒地会老,人不会一直都在。

皮皮把难过掩饰得极好,看似平静的过了半年,前两天突然收到他的简讯,说是上礼拜天骑了单车去风柜嘴,这个季节的芒草很美。

「我记得妳爱芒草,去看看吧~」

在简讯的最后男人写了这样一句话。
聊完了这段遗憾,皮皮对着我说:

「他说的那个步道,其实我昨天才去走了…………」

她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又说:
「我和他之间,现在也只剩下喜欢同一片风景这样的交集了。」

也许,不亲口告诉她,自己必须娶妻生子、自己有必须把人生按照一般人的进度过下去的压力,是男人最后、最懂得她的温柔表现。

艾莉粉丝页

 无法分手的恋爱


相关推荐